眼光|见证暴行之后,要如何安然无恙回到现实生活? 2015-10-22  来源:视界  

摄影师Carlos Bertoni拍摄

 

摄影师去发现,去经历漫长的关注和记录,在见证暴行之后,要如何安然无恙回到现实生活?反正大师本身是做不到,Sebastiao Salgado几乎重塑了自己的生活。

 

1944年2月8日出生于巴西一个盛产矿石的小镇,那时巴西还未实行市场经济,他出生的农庄有一半以上面积是热带雨林,村民自给自足。15岁去了个大点儿的镇上上中学,巴西开始城镇化和工业化。他自己是左派党员,成了一个政治运动家。大学里拿到经济学硕士学位,遇到爱妻后政治运动愈发激进,他们一起离开巴西去了法国,在那里他拿了经济学博士学位,妻子成为了建筑师。Sebastiao Salgado在一家投资银行工作时常出差,做融资开发,接触在非洲的项目。1973年,也就是他29岁的时候,才真正开始摄影生涯。“有人说我是摄影记者、人类活动摄影师、社会活动摄影家,但我做的比这个多得多,摄影是我的生命。” 一开始他与Sygma、Gamma图片社合作,1979年加入玛格南,1994年在法国成立了自己的图片社Amazonas Images。

他的第一张摄影作品,拍摄的是妻子Lelia Wanick Salgado。

他的妻子,也是他一路走来的工作伙伴和亲密战友。

 

90年代拍摄Migrations系列,他在卢旺达经历了一生中最艰难的时期,一天内数以千计的人丧生,目睹暴行后他对人性失去信心。 “和我妻子做爱时,没有精液射出,而是流血。”医生朋友做了全面检查后告诉他,前列腺没有问题,而是心理问题令他病入膏肓。他决定停止去回想,也停止了摄影,带着低落的情绪回到故乡。父母年迈,作为七个孩子里唯一的男孩儿,他和妻子继承了家里的土地。记忆中的雨林因为开发,面积剩下不足0.5%,和他一样死气沉沉。妻子鼓励他恢复这片土地,找朋友一起制定了详细的计划,令死亡之地重生,这块地方成了森林公园,动物们也渐渐多了起来,他和故乡都被治愈了。

 

这时Sebastiao Salgado决定重拾摄影,并不再像过去那样只拍摄人类,也记录动物和风景。“我也会拍摄我们,但是是最初的我们,与自然和平相处的我们。”2004至2011年拍摄了大量照片,妻子为其做设计、办展,他希望能引发人们思考,未被破坏的家园是怎样的,哪些是需要坚守的底线。

在英国的一次讲座上,被问及准备在摄影之路上发展的年轻人有何建议。他的回答是:“如果你年轻又有时间,那么就去学习。学习人类学、社会学、经济学、地缘政治……不学习你就不明白你在拍的是什么,也不会明白你能拍什么和该改拍什么。 ”

 

 

 

2009年的时候他的莱卡相机被放到ebay网上售卖,标价130680美金,M7机身配备他常用的35mm、50mm和90mm三支镜头。然而通常情况下,他会带三台莱卡相机分别装上三个镜头,为的是省去换镜头的时间,直接抓起相机即可。胶卷方面他选择Tri-X黑白胶片,在较暗环境下使用T-Max 3200,可以省去闪光灯。

2014年文德斯和Sebastiao Salgado的儿子拍摄的纪录片《地球之盐》将其塑造得极为高大恢宏,膜拜与诟病齐飞。在此不做评论,仅回顾一下出版的影集,也许能发现点沉重之外的他。

 

 

The Other Americas,1986

 

包含了1984至1977年间拍摄的四十九张照片,捕捉宗教实践、变化中的乡村风景和亲密的家庭生活,口味较清淡,涉及地区包括墨西哥、厄瓜多尔、玻利维亚、秘鲁、瓜地马拉和巴西。

 

Sahel: The End of the Road,1988

 

1984年开始了旱灾区地区15个月的拍摄计划,涉及非洲马里、乍得、苏丹和埃塞俄比亚,约有一百万人死于极度营养不良及其他原因,他与人道主义组织无国界医生一同工作,记录下了苦难与尊严。

 

 

An Uncertain Grace,1990

这个系列里有许多痛苦,一些人挨饿、悲伤、恸哭、死亡、流离失所,其中许多是儿童。巴西Serra Pelada金矿里的劳工拥挤在恶劣的工作环境里,体力劳动者身上涂满泥巴,很少微笑和庆祝的画面。涉及的地区有安哥拉、孟加拉国、玻利维亚、巴西、乍得、古巴、厄瓜多尔、厄立特里亚、埃塞俄比亚、马里、墨西哥、葡萄牙、苏丹、泰国等等。

 

 

Workers,1993

高度工业化的世界正在向前,从徒手开矿到隧道施工,没有干净画面,所描绘的都是工业化进程中的肮脏、油性、质感。地区包括印度、古巴、巴西、法国、英国和美国等。

 

 

Migrations,2000

 

难民、流亡者、孤儿、失地农民、无家可归的人,被迫离开家园的人口呈爆炸性增长,环境恶化、自然灾害、经济压力。七年时间里他记录了大量阿富汗、刚果、库尔德斯坦、卢旺达、安哥拉、莫桑比克等国的难民。

 

 

1998年,为了这个专题他到上海进行了26天摄影采访。

 

 

The Children,2000

书中主要记录的是难民和移民中15岁以下儿童的肖像,地区涉及莫桑比克、卢旺达、克罗地亚、布隆迪、香港、印度尼西亚、越南、印度、巴西、阿富汗、伊拉克、土耳其、安哥拉。

 

 

记录了三个部分的非洲:第一部分集中在南部非洲大陆(莫桑比克、马拉维、津巴布韦、南非、纳米比亚),其次是大湖区(刚果、卢旺达、布隆迪、乌干达、坦桑尼亚、肯尼亚),第三个部分是在在撒哈拉以南地区(布基纳法索、马里、苏丹、索马里、乍得、塞内加尔、埃塞俄比亚)。

Genesis,2013

 

 

Africa,2007

 

 

“用信念去摄影,是我生活的准则。 我感到在我们这个世界上,存在着太多的不公平。 良心驱使我把他们拍摄下来,借以引起人们的关注。”创世纪是他第三个大规模的拍摄计划,历经8年跋山涉水,探寻未被人类玷污的自然圣地。

 

 

他在摄影上投入的时间、金钱、精力巨大,Genesis系列光是收集资料就花了两年,另外他个人每年需要花费150万美金在拍照和各项相关事务上。如果想亲眼感受大师的风采,10月23日Sebastiao Salgado将在上海自然博物馆举办“创世纪”个展,将展出他的245幅原作——这是对生活在地球上的无数生灵充满爱意的动人记录,也是8年游历32个不同国家的成果。澎湃新闻记者会前往专访,带给各位更生动的大师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