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2003年開始,攝影家金平將照相機的鏡頭對準了即將消失的中國西部傳統手工業,幾年時間,他幾乎走遍了四川、雲南、貴州等地,拍攝民間做紅糖、造紙、釀酒、制陶等等。在這些題材中,金平對民間手工造紙情有獨鐘,走訪記錄了多個少數民族的傳統造紙工藝,並賦予這一傳統工藝以新的意義——現代數碼影像與古老造紙藝術的完美結合。 2004年夏天,金平開始拍攝四川甘孜德格印經院,並開始用印經的“藏紙”打印照片——而且題材也恰恰是他拍攝的德格印經院造紙和印刷經書的過程。自此,金平先後拍攝了藏族 、傣族、苗族、白族、納西族、漢族等六個民族的造紙技術,並分別采用這六個民族傳統紙張打印作品。 文化不同,生產工藝不同,紙張原材料不同,所獲得的影像也有很大的差別,但它們都具有強烈的視覺表現力——這就是金平帶給我們的一道獨具特色與風格的“原生態影像”風景。 這本《印像·德格》再現了德格印經院造紙、雕版、印經的全部過程,以及德格豐富多彩的宗教文化藝術。虔誠,凝重,樸素,質感,金平的作品傳達出——仿佛可以觸摸到心靈感受…… 從2003年開始,攝影家金平將照相機的鏡頭對準了即將消失的中國西部傳統手工業,幾年時間,他幾乎走遍了四川、雲南、貴州等地,拍攝民間做紅糖、造紙、釀酒、制陶等等。在這些題材中,金平對民間手工造紙情有獨鐘,走訪記錄了多個少數民族的傳統造紙工藝,並賦予這一傳統工藝以新的意義——現代數碼影像與古老造紙藝術的完美結合。 2004年夏天,金平開始拍攝四川甘孜德格印經院,並開始用印經的“藏紙”打印照片——而且題材也恰恰是他拍攝的德格印經院造紙和印刷經書的過程。自此,金平先後拍攝了藏族 、傣族、苗族、白族、納西族、漢族等六個民族的造紙技術,並分別采用這六個民族傳統紙張打印作品。 文化不同,生產工藝不同,紙張原材料不同,所獲得的影像也有很大的差別,但它們都具有強烈的視覺表現力——這就是金平帶給我們的一道獨具特色與風格的“原生態影像”風景。 這本《印像·德格》再現了德格印經院造紙、雕版、印經的全部過程,以及德格豐富多彩的宗教文化藝術。虔誠,凝重,樸素,質感,金平的作品傳達出——仿佛可以觸摸到心靈感受……
1 2 3 4 5 6